<<  < 2020 - 12 >  >>
1 2 3 4 5
6 7 8 9 10 11 12
13 14 15 16 17 18 19
20 21 22 23 24 25 26
27 28 29 30 31




想起了小时候父亲讲的公冶长的故事。公冶长是一个能听得懂鸟语的人。有一次,他正在家读书,忽然听到门前树上一只乌鸦在叫,他仔细一听,原来乌鸦在叫他,“公冶长,公冶长,南山打死一只老绵羊,拖来你吃肉,我吃肠。”
公冶长赶快跑到南山,果然看到一只被人打死的老绵羊。他把绵羊拖回家,谁知他把羊肉吃了以后,竟然忘了乌鸦的话,把羊肠子埋了。乌鸦没有吃到羊肠子,非常恼恨公冶长忘恩负义。
过了一些日子,公冶长又听到乌鸦在树上叫,还是那几句话,“公冶长,公冶长,南山打死一只老绵羊,拖来你吃肉,我吃肠。”
公冶长赶快往南山跑,远远看到一群人围在那儿。公冶长大声喊“那是我打死的,那是我打死的。”他跑到跟前,挤进去一看傻眼了,地上躺着一个死人。他再怎么辩解也没有用。众人把他扭去见官。
在公堂上,公冶长只好把他能听懂鸟语招了出来。县太爷将信将疑,边上师爷小声给县太爷吃了个主意。于是,县太爷下令衙役把公冶长押到院子里,不一会,就看到有下人把一盘湿漉漉的小米放到院子里的石桌子上。公冶长在一边看着,也不知道他们要干什么。过了一段时间,就有好几只麻雀飞来吃小米。小麻雀一边吃,一边叽叽喳喳叫个不停。
不一会,衙役又把公冶长带到大堂上,县官问公冶长,“公冶长,刚才小鸟在说什么?”公冶长回答 ,老爷,小鸟说:“小米好吃就有点咸。
……
以前日记里曾记到自己读的很多遍的一本书《鼹鼠》,这些天重读《优势》,心中又产生了同样的感觉,以为这一本书也是要经常读的。这本书中,谈到一个大小概率问题,讲的很到位。也让人深思。大概率小概率是相对的,却又是统一的。它们不是固定不变的,它们是可以相互转化的,在不同的环境中可能产生这样的转化。这就像以前那本混沌书中所显示的无序中的有序,大小分型中的相似。概率的转换就是这种相似。把这种转化处理好了,我们就能尽可能的避开小概率。
首页 上一页 下一页 尾页 页次:1/1页  10篇日志/页 转到:
浙江博客欢迎您!